谷歌的挑战和中共的核心价值

*谷歌的挑战和中共的核心价值*

跃生
BBC中文网记者

* 互联网搜索引擎谷歌公司在中国时间星期二(3月23日)凌晨决定关闭在中国大陆的搜索服务,终于为谷歌和中国政府之间长达两个月的争执划上一个句号。*

谷歌公司曾在今年一月份声称自己受到来自中国的黑客攻击,同时表示不再按照中国当局的要求审查网络搜索内容,并且表示将考虑撤走在中国的业务。

*预料中的结局*

谷歌最新做出的把中国大陆搜索服务转至香港,也就是事实上停止在中国大陆搜索服务的决定并不出乎人们的预料,这从中国方面几个小时后做出的迅速回应就能感觉到。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负责人在中国时间3月23日清晨发表谈话说,谷歌公司“违背进入中国市场时作出的书面承诺”,是“完全错误”的。

大多数中国问题观察家都认为,自从两个月前谷歌提出将停止对网络搜索内容进行审查之后,人们就已经看到了今天这样的结局,因为中国当局在网络审查方面是不会让步的。

在美国的政治评论员何清涟对BBC中文网说,谷歌的要求触及到了中国近些年来千方百计投入巨资要维护的核心价值,也就是维护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统治地位和执政地位。

*不可放弃的底线*

她说,“如果谷歌不再过滤信息,就等于中国共产党过去投入数百亿美元,今后还将继续投入巨资的网络监控,从法律法规到人员,都将作废,这确实是共产党不可以放弃的一条底线。”

虽然中国国务院新闻办负责人表示“坚决反对将商业问题政治化”,但是人们普遍认为这一事件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政治事件。

在北京的自由撰稿人李大同对BBC中文网说,这次冲突是谷歌企业核心利益和中国政府核心利益之间的冲突。

他说,谷歌是一个很特殊的外资企业,它的主要业务就是搜索信息,它要想获得最好的公众评价和为公众提供最好的服务,就是搜索的信息越周到越全面越好,这是它的核心利益。问题是它碰上了一个专制政府,它的这个核心利益和专制政府的核心利益之间冲突了。

*另一个层面的冲突*

何清涟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其实谷歌这次是在两个层面上挑战中国,而人们往往只注意到了上面谈到的政治化的层面。

她说,人们看到了谷歌有关受到黑客攻击的声明,但是她认为其中可能还有更严重的问题,就是技术泄密的问题。

何清涟说,中国在2006年加紧制定了一个新的专利法规,规定外资在华企业开发的技术要强制认证,要求这些技术的一部分股权要归外资在华公司的员工拥有。也就是说,外资就丧失了对开发技术的绝对控制权。这让外资感到非常危险。

她说,谷歌退出中国其实就是对中国政府挟以自重的市场大蛋糕表示不屑,对正在犹豫中的外资将起示范作用。

*刻意淡化*

面对谷歌的挑战,中国政府正试图淡化这一事件造成的影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形容“这无非是一起商业公司的个别行为”。

秦刚还说,他看不出这一事件“对中美关系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对中国的国际形象有何影响”。

但是李大同说,双方在这一事件中各有所失,谷歌在中国的市场一定程度上会受到影响,而中国政府会进一步丧失自己的道义形象。

何清涟说,中国现在急需应付的是人民币汇率的问题,不希望美国在这个问题上施加过大的压力,所以要把谷歌事件放到纯商业和个别公司行为的范围内来谈。但美国不这样认为,希拉里·克林顿在发表讲话时已经把谷歌退出中国市场当作是捍卫美国价值观的举动。

国外域名服务商搭扫黄顺风车非法揽客或被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期调查发现,域名“搬家”已成为不少站长论坛的热门话题。

据了解,从去年开始的网络实名制和整治互联网淫秽色情信息行动,使国内一些中小网站和相关服务商受到波及,流量也随之受到影响。这一现象让国外域名服务商看到了机会,据悉,全球最大的域名服务商之一GoDaddy从去年年底就加大在华的宣传促销力度,诱使中国网站域名
“搬家”。

但有业内人士对这些国外服务商的行为合法性提出了质疑,“GoDaddy这次是来中国顶风作案,将可能受到ICANN(国际互联网域名与地址管理组织)及工信部处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已在前日将此事反映给了工业与信息化部的相关部门,尚未得到反馈。

域名“搬家”潮

国外域名服务商“揽客”

GoDaddy在去年年底先高调宣布即将与网络支付平台合作,便利用户的在线交易,紧跟着又推出了0.99美元/个·年的超低价注册开通.COM域名
(国际顶级域名)的特惠活动。值得注意的是,GoDaddy称,注册境外域名手续非常简便,不需要域名所有者填写真实信息,只需要留下电子信箱就可完成。

GoDaddy的这一系列促销举措“恰逢”国内各部委联合整治互联网淫秽色情行动进行到最高潮的时候。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宣布,从
12月14日起,域名注册要提供书面
“三证”(加盖公章的域名申请表、企业营业执照或组织机构代码证、注册联系人身份证明),这一要求意味着个人用户将不能进行域名注册。与此同时,因机房检查和重新备案,大批网站长期无法开放的状况仍在持续。

GoDaddy深谙此时中小网站主的心理动向,不失时机地打起了广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GoDaddy除了在各大网站、论坛、聊天群里发布
“.COM等境外域名注册步骤快速简单,且不需要域名所有者填写个人或公司真实信息”等信息外,还雇佣了一家国内的公关公司专攻口碑营销,向特定人群推送邮件。

有意搭乘中国打击互联网淫秽色情“顺风车”的并不只是国外域名服务商,还有商业嗅觉敏锐的诸如IXWebHosting、HostEase等国外主机服务商。仍是去年年底,美国虚拟主机服务商IXWebHosting正式推出中文网站,提供中文客服,全面启动了其在华业务。为了迎合中国客户的需求,IXWebHosting甚至提出免费赠送域名和独立域名活动,并再三声明“网站免备案”。

不少因机房检查而受到影响的中小站长架不住漫长的空档期和不确定性预期,彼此传递着此类讯息,甚至组织团购,纷纷打算把网站“搬走”。

“揽客”被指非法

或受到ICANN及工信部处罚

这些国外域名服务商、虚拟主机服务商“拉客”的合法性已遭到业内质疑。

有读者致函 《每日经济新闻》称,“GoDaddy的做法已经违反了我国网络域名管理的相关规定。而且,在工业和信息化部域名注册服务机构审批名单里面,也没有
GoDaddy的名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截至2009年5月,共有新网、互易等72家域名服务机构获得了工信部认可的资质,可提供.CN/中国/公司/网络
/COM/NET/ORG等中英文域名服务,但其中并没有GoDaddy的名字。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类服务商必须得到当地官方的认可,比如在中国就必须有工信部以及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认可。《中国互联网络域名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从事域名注册服务及相关活动的,应当遵守本办法”。

域名专家沈阳认为,GoDaddy有可能成为第一个受处罚的域名服务商。沈阳表示,不论是依据ICANN的监管还是中国工信部方面的监管,域名注册商必须遵守原则,即whois(用来查询注册域名的详细信息的数据库)必须准确。

如果按照GoDaddy的 “国外注册商,不需要域名所有者填写个人或公司真实信息”的介绍,那么GoDaddy就已经违反了其与ICANN的协议,也违反了中国的政策要求。
“GoDaddy这次是来中国顶风作案,将可能受到ICANN及工信部处罚。”沈阳说。

沈阳总结说,不仅是.CN域名,所有在中国使用、注册、管理的域名都一样要受到中国有关部门的管理。

互联网违法举报中心在今年年初发布的有关资料显示,“扫黄”专项行动实行以来,举报以.CN域名违法的个案已经大幅度下降,而基于境外管理的域名
(.COM域名、.net域名等)制作的违法网站举报比例则节节上升。.CN域名的违法不良应用已经明显下降,而.COM等境外管理的域名将服务器放在国外、逃避IDC(互联网数据中心)监管的做法正成为趋势。

域名产业链波动

客户无奈转投.COM域名

根据日前发布的“2009年中国互联网社区发展状况”调查显示,.CN域名已反超.COM域名成为国内主流。2009年底域名总数为1681万,其中八成为.CN域名。而在2008年,.COM域名还是使用比例最高的域名。.CN这一中国顶级域名在最近几年的增长势头持续凶猛,2006年使用比例仅为
16.3%,2007年上升到25.4%,2008年达到40.5%,2009年已为80%。

不过,有人士直言,随着实名制备案以及申请门槛提高,大量互联网个人网站用户可能会投向.COM的怀抱。国外互联网研究机构
WebHosting.Info统计的数据显示,在中国收紧域名管理的2009年12月7日~12月14日,.COM域名在中国的注册数暴增18万个,同比增长1300%。

中国最大的域名服务商新网的上海销售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去年底的互联网扫黄行动达到高潮时,有不少客户对.CN域名备案等多项要求感到为难,在申请反复被退回之后选择了放弃,转而选择.COM域名,“现在.CN域名的价格是108元/年,.COM是128元/年,差价不大,但注册方便很多,客户也愿意接受。”

一位北京的互联网从业人员则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太难做了!从2009年互联网扫黄开始,我换了N家IDC服务商,但不是骗子就是因为断网而拖延,我索性把网站空间转移至国外服务器。几次折腾后,我的网站流量大大减少,本来还有几家商户合作,可是因为这几次更换也泡汤了。”

互联网律师游云庭表示,应加强对国外域名的管理,还应考虑出台鼓励政策,让更多中小网站在服务国内的同时,参与国际竞争。

G-Day之后的日子

*G-Day之后的日子*

路透博客 Bana/文

今天早晨上班开Reader的时候得知.cn被跳转至.hk,今天凌晨时分google关闭了在中国运行四年的g.cn而将其服务器移至香港,提供无过滤的搜索服务。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特意去报摊逛了一圈,果不其然地发现大小报纸都在头版刊出了关於谷歌退出中国的文章,而无一例外地把矛头指向了谷歌的“不合规”操作,诸如违反书面协议、不遵守相关法律以及其他“错误”的行为。

上一次看到这样整齐划一声势浩大的批判场面,是在99年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美国人轰炸,三位国内的记者因公殉职;第二次则是某组织被宣布为邪教。当然,这两个行为是正确且无可置疑的。

至于这一次,我不愿意用自己拙劣的文笔去重复着无数牛人已经充分阐述的观点和意见,我更愿意去分析谷歌退出大陆之後的打算,谷歌的退出对於我们平常人的影响以及谷歌回归的条件。

*谷歌会完全地退出么?*

这个问题在我看来是一个否定的答案,首先谷歌本身也声明了自己不会完全地关闭在中国的业务,因为利益方太多,完全地退出从道义来说是对於商业夥伴的不负责任,而从成本收益来看实在是划不来的,从长远来看更是一个非常可怕的错误选择。谷歌不可能完全地放弃中国大陆这块市场。

很多人将谷歌退出中国归咎於布林的童年经历——在苏联深受审查和专制之苦,因而将自由(无论是信息自由还是人权)作为他的理想以及企业的道德基础。但是我认为,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以退为进”。谷歌不愿意再和一帮子没有操作手册的官员部门打交道,而“自杀式”断了自己回归的後路,把委屈和苦水一股脑儿地泼在网络上,看似无脑无奈甚至无理之举,其实很有玄机。

这样做的第一个目的就是让已经了解情况的网民,如忠实的谷歌用户(他们已经很熟悉天朝的做法)和绝大多数不太了解情况的网民(大约85%以上的国内网民)起码窥见其政府对信息审查和专制作风的冰山一角,这是一个公关营销的手段——通过一个容易引起争议的行为来吸引注意力,使原先不明真相的网民中有部分地有意识地去去好奇去了解到底发生了什麽。这是一个另类地以退为进的反扑的前奏。

在谷歌趋势里面,可以查到从谷歌宣布取消审查到撤离大陆服务器至香港,相关敏感词的搜索频率大幅飙升,这个完全可以作为这一公关行为的佐证——网民多少都想知道那些敏感词意味着什麽,而恰好谷歌不屏蔽这些词了,那麽天生的好奇心会驱使人们去尝试着搜寻这些内容,这一短暂的时间虽然不足以让人们了解一件事情的全貌,但足以造成相当范围内的影响——人们知道政府的审查为什麽指向这些内容,为什麽禁言,为什麽一直避而不谈。谷歌屡屡抛出“不审查搜索结果”
就是一个噱头,让人们去好奇什麽结果被审查了,为什麽被审查了,而一旦谷歌付诸行动,那麽眼球效应自然会让这类信息的搜索量暴增,而这些则是防火墙和政府无法控制的——一个大坝若要泄洪则需缓泄,若突然在围堰湖上开个小口子,结果可想而知,虽然目前不至于毁堤坝于一旦,但是谷歌所希望的造势目的部分达到。

有人可能会回应我说,我高估了大多数网民的认识能力,因为会去搜索的大多数是之前对其有所了解或者有所耳闻的人,但是相当数量的人则还是一知半解,甚至闻所未闻,那麽好,我暂时接受你的观点,我继续我的文字。

*谷歌的退出是中国的倒退么?*

看起来是,其实不然。我一直认为,改革开放是一个暂时的妥协——因为大家都知道,拿方框去讨圆形的结果,虽然有着相当大面积的重合区域,但是还是不完全地吻合。当时无论是迫于形势为了自保还是远见卓识,这个政策都是一张单程票,没有回头的路。中国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回到朝鲜形态,甚至于那种半封闭半开放的状态,因为除了民智提升、民间技术手段的普及以及对於国家来说倒退的机会成本和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诉求,倒退都是不可接受的方案,因此才会有国家对媒体的严厉管制和防火墙、金盾的研发——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稳定局势然後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政府并没有真正的时间表和蓝图,这正好说明了在度过了利益契合期之後,方圆之间的矛盾以及政府不断地削足适履却还是无所适从的状态。

谷歌退出前,国内各大门户相继推出了自己的微博,看似政府希望把言论控制在自己的手上却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微博不似博客和论坛,其时效性和传播性远甚於前两者,而且可控性降低了许多——机械审查和人工审查的速度远远赶不上发布和传播转贴的速度,一条敏感微博在被河蟹之前也许已经有了上百条的转贴上千条的回复,你如何控制?网络督导队和评论员队伍的成立或许可以帮得上一点忙,但还是捉襟见肘,毕竟其评论员素质、质量和数量上远远不如整体网民的能力来的强大。

于是,国家想出了一方面通过评论员队伍控制(其实是延缓)敏感言论;另一方面通过巨大的媒体引导来暂时地息事宁人(主流网站对於敏感事件的一边倒,如李鸿忠夺笔事件),这两方面来钳制舆论。这个过程会很漫长很艰难,但是信息依然一点点地在传播。虽然速度缓慢,而了解信息的人依然在增加而非减少。这样的持久战对於政府来说是不利的,但是政府又无能为力,除了国保喝茶、杀鸡儆猴似的重判活跃分子、加大对於两方面手段的投资力度之外,没办法去消除源头,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

国内规范化微博的设立“恰逢”谷歌退出,几大微博上都是谷歌退出的消息。尽管五毛活跃无比,到处积极引导舆论,再加上主流媒体的一边倒,可以使民众认为谷歌全身上下都是错,但也许谷歌也料到了这个结果。

《金融时报》发文认为,中国国民对於谷歌退出反应冷淡。这也在意料之中,因为所有的主流门户留言里都是谩骂和讥讽谷歌的字眼。快感只是一时的,谷歌退出了,事情没有结束,後面还有无数的群体事件和危机在等着政府。

山西的疫苗事件,新华社山西分社明显站错了边,而中央则一声不吭,这就说明了政府非常希望山西自己解决这件事情,而不要把它泛化成一个大面积的民意事件。国新办发文要求主流媒体撤下山西报导的时候,微博和网站上依然热火朝天地在传播着帮助病患者的信息。国新办没有勇气要求删除这些报导,只是要求把它们放在不重要的版面上,因为关乎孩童生命的事情对於任何个体来说都是无法忽视的?这样的事情扩散至全国的时候,监管者们是不敢去封杀的,因为这不是所谓的普世价值而是人性的道德底线,最常用就是冷处理而不是一刀切。

国内被监管微博的出现,给了无数会翻墙的同学以可乘之机,从twitter转贴至微博的言论屡不胜数,事实上这一举动是方便了墙外信息在境内的传播,这个趋势除非一夜回到朝鲜,否则就是不断地走下去——信息的传播越来越容易,成本越来越低,而受众越来越大,监管则越来越难。一时的经济收益无法去抵消削足适履的痛苦与无奈,巨大利益契合引诱但终究会反制某些人希望赚饱了钱还想回到三十年前的一言堂和威权时代的企图,这是一条不归路,作为一个行为体,政府与社会只会继续走下去,反复与波折难免,但是这是一条不归路,政府如果不知道目的地,那麽它只有“被知道”的机会了。

*谷歌会回归么?*

当然会,而且时间表估计谷歌自己已经有了。外媒曾有分析,高层内部若有任何人表现出对谷歌和民意示弱,都可能在即将到来的换届中被罢黜,而个人的理性则决定了高层在这个事件上非常地决断统一——从外交部到国新办到工信部,都积极主动地抨击谷歌的做法来彰显政府的强大意愿和能力。

谷歌的回归应该会在政府换届之後,而至于如何进入就不得而知了。谷歌是否会在不久的时间内被完全切断,这个依然是个未知数,我个人认为不太可能。完全地切断大陆链接谷歌是一个非常冒险的举动,这一行为很容易招致国际社会绝大多数成员的指责,即使美国需要中国在伊朗与朝鲜核危机、金融危机和气候变暖等国际问题合作的情况下依然会以其他方式对中国施加压力(可能力度和形式上不若以前)。

中国人一直以“事情不能做绝”为处世法则之一,而政府亦然。我相信尽管谷歌已经离开大陆,但是私下接触依然存在。中国政府是一个少有的特别要面子的政府,它无法接受一个和自己平起平坐以自己的口吻来谈判的企业,所以在谈判崩盘之後对其抨击地特别的猛烈和集中。

但是,“一个紧握的拳头恰是一个虚弱的信号”,国内众口一致地抨击谷歌,看似舆论力量强大,但也说明了政府的不完全自信——许多檄文似的抨击缺乏起码的数据和事实基础,从逻辑到文法都有很大的漏洞,而所谓的“相关法律和政策”则更是贻笑大方。

抵制谷歌是一个浪潮,和抵制家乐福日货以及其他类似的冠以“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运动一样,当政府意识到“度”的时候自然会加以平息。谷歌的退出是政府少有的以势压人不成功的个例,如何要面子地让谷歌回归大陆,就好象北朝鲜如何在耀武扬威之後低声下气地向中国要援助一样,说到底政府关乎的第一个是面子,之後才是如何进行利益分配和准入条件。

原文来自: 转贴公社

分享家:Addthis中国